ViaBTC&CoinEx CEO 杨海坡、Nervos 基金会联合创始人吕国宁、巴比特创始人长铗、贝宝金融创始人兼 CEO 杨舟等行业大咖参与了主题为「当行业第三次遇到减半」圆桌会议讨论,就当前新形势下的减半行情、行业演变等话题分享了各自的看法,并对刚入场新人们给出了过来人的建议。 

ViaBTC杨海坡:牛市到来可能还需很长时间-比特见闻

ViaBTC&CoinEx CEO 杨海坡

主持人提问:「如何看待减半,会如期上涨吗?」

杨海坡:其实我认为「减半」和币价上涨在某种意义上只是一种巧合,「减半」并不是一种上涨动力,比特币上涨与过去10年内共识的扩张和资金流入有关。我们分析比特币的每一轮牛市,无论是12年到14年,还是16年到18年,每轮币价的百倍上涨都伴随着上百倍的资金量和用户涌入,完全不是单纯「减半」所带来的。

实际上,「减半」上涨的原始动力在于市场的抛盘减少与比特币的通胀率降低方面,可这并不是牛市的原始动力。恰巧过去两次「减半」是正好处于牛市周期,这种巧合才导致了大家对「减半」有一个过高的期望。

杨海坡:我认为牛市到来可能还需要很久的时间

目前,比特币市值已经非常高了,行情走势也正处于下降势态;从市场的各种趋势来看,无论是市场用户数和活跃程度都是有所下降的,我认为牛市到来可能还需要很久的时间,这次不要太刻意地把牛市和「减半」机械地联系起来。

主持人提问:「请谈谈经历过去减半的经历,以及减半所带来的影响?」

杨海坡:我从2011年就开始关注比特币。2012年的第一次「减半」并没有那么多人关注;2016年的第二次市场才开始有较多声音,本轮第三次减半的大家期待与呼声非常大,作为比特币发展节点也非常有意义,不过稍微给大家降降温。

2016年减半到2020年的现在,比特币价格大约涨了16倍之多。可是,2012年比特币的第一次「减半」,当时每日链上交易数约200多万笔,到2016年,每日链上交易2500万笔,大概增加了10倍有多。可遗憾的是,2020年的链上交易数据却仍非常接近于2016年时的数据,或许只高一点点,也就是这几年链上交易几乎是没有增长的。

杨海坡:过去减半的四年也恰恰是比特币「拥堵」的四年。

2012年到2016年,当时人们对比特币交易的超级可靠性及其超低交易费用感到兴奋,当时可基本达到每发起一笔交易,便在下一个区块得到确认。同时,大家还看到了非常多的应用,如Steam、Microsoft、戴尔Dell巨头,乃至百度也支持比特币支付,虽然后面因为各种原因被叫停。至少当年,比特币应用场景是不断发展的,反观比特币网络拥堵的4年,看上去是不断的倒退。

如今我们看到了比特币支付场景的逐步取消,让比特币支付的交易费用变得更加高昂与不可靠。尤其这种不可靠的状况,还催生了「交易加速器」一系列生意,比特币交易也开始被交易所们大规模记账了,比特币真正的场景变得越来稀有,尽管币价不断上涨,可长期来看,正在走向不好的方向。

杨海坡:比特币可能将纯粹沦为一种投机工具。

聊到拥堵,不得不提到闪电网络。大家从2015年就开始讨论闪电网络,可是到现在甚至小规模的应用也没有看到。闪电网络其实跟比特币点对点的电子支付意义是不对等的,闪电网络还是Off-Chain解决方案,并不是On-Chain的。就目前这个趋势上,我对于「减半」与比特币发展是较为悲观的 。

因为随着「减半」,在市场交易量没有大规模上升情况下,链上手续费不可能维持续高位的,意味矿工收入还会持续下降,比特币价格也不可能持续维持高位。矿工收入越来越低,对于整个比特币网络是种伤害,网络变得不再安全可靠,随着热门的USDTLibra等发展起来,比特币可能纯粹沦为一种投机工具。

过去四年还出现过比特币的分裂事件,其实广义上比特币还包括BCHBSV才对,同时三个分支发展也代表了不同方向,从行业更长远的发展来看,未来不一定是比特币的天下。

主持人:「为何比特币要采用4年减半的机制,此机制是否合理?」

杨海坡:其实「挖矿」与区块链没有直接关系,也不是加密数字资产的本质。以另一个成功的数字资产XRP瑞波为例,虽也被很多人所垢病,本身没有挖矿行为也不影响它的发展,目前仅次于以太坊,长期是全球市值第3大数字资产。

比特币选择的挖矿模型与方式集合了共识和货币发行的机制,是比特币本身特有的一种模式。其实比特币诞生之前已经有了很多技术的储备,但在此之前,人们都没有想清楚关于数字资产分配问题,中本聪正好巧妙把挖坑和共识机制结合到了一起了。

杨海坡:比特币减半曲线与生物学繁殖数量曲线的异曲同工

比特币减半曲线让我联想到了一个资源充沛、面积固定的环境里面生物繁殖的数量曲线,两者非常相似。生物在没有资源和环境的限制下繁殖将数量呈指数级的上升,随着种群的限制和资源的限制,扩张速度会减慢,最终会达到一个平衡。我猜测比特币的曲线是模拟生物学繁殖的曲线。一开始非常迅速,后面随着技术的发展逐渐地降低。中本聪或许是希望货币的供应量和发展速度是匹配的。

主持人:「请分享一下踩过的坑,以及对想进入圈内新人的建议」

杨海坡:说到踩坑,我还是比较幸运的,踩的坑都不算大。

主要是「1C0」前期没赶上,末期几次项目投资都归零了。哈哈,我觉得投资这块还是要慎重。

另外就是创业方面,ViaBTC公司正好在上一次减半2016年开始创业,包括业务和团队的整体成长也一直是比较顺利,没有像其他公司的大规模扩张又裁员,不过我们从去年到现在团队也已扩张了一倍。我也一直在想,随着创业越来越大,到底是不是自己一开始想要的。

从一开始本人想要的是更加自由的生活,包括也相信这行业能给人类带来更大的自由。如今毕竟入了创业坑就骑虎难下了,我相信各位也有这样的感受。

杨海坡:进入我们这行,希望你也是有备而来。

关于新人或大学毕业生进入这行。

一般人面临区块链行业与互联网行业抉择时,我认为两者并不冲突,其实你可以把这行看作区块链金融行业说到底也还属于互联网行业。不过既然是金融行业,我不是特别建议毕业生直接进入,因为金融行业离钱太近,很容易扭曲年轻人。

若要参与这行业,可以从一些小投资入手,投资切忌不要用赌博心态,要用亏了不心疼的资金做投资,不要看短期波动带来的赌博式的收益,而是享受行业长期所带来的价值。

当然,毕业生如果得到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工作机会还是应该去见识一下,他们在团队协作、管理方式以及技术等值得学习。最后,如果真心想进入这个行业,大家可以学习一些金融学、经济学、包括二级市场交易技巧和理论技术分析知识,这行业还是需要大家有备而来。